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蓝天更蓝案例 > 厌学问题

拯救网络少年行动——回访曲倩

发布于:2014-9-1 14:15:11 点击量:
曲倩印象:她,曾经出类拔萃,用她的话说,做明星的感觉真好;她曾经迷失网络,还用她的话说,网络游戏是孩子的百慕大,感受非同一般的敏锐。
       她,漂亮,安逸,谈话轻松,声音不大,却不时有警语吐露,作为80年代后期的孩子,她集中了太多这一代人的特质:对新生事物天生好奇,渴望关注,渴望友情,渴望鲜花,掌声,喝彩。
       她,真名并不叫曲倩,化名曲倩以表“扭曲的倩影”之意,从某种意义上说, 这个名字适用所有曾经或正在沉迷网络游戏的孩子。
 曲倩档案: 
   网名:舞风、墨瞳
       年龄:16岁
       年级:高二
       城市:武汉
       最长上网时间:连续三天三夜
       和陶教授谈话时间:十小时
 
记者采访:
       记者:你现在也许偶尔还会经过网吧,那时,你有什么感触?
       曲倩:偶尔经过时,我会不经意地向里面瞟一眼,看着一张张专注而空洞的笑脸,听着混浊的笑声,我总会轻轻叹口气。
       记者:为什么会用混浊、空洞来形容呢?
       曲倩:我比任何人都清楚她们是在里面虚度年华,表面的快乐掩盖了内心的空空荡荡。
       记者:那你还能记得你上网最投入时的状态吗?
       曲倩:说实话当时好像连自己都忘了,很长时间我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了,就是一个网络虫子。
       记者:网络游戏为什么对你有那么大的吸引力?
       曲倩:主要是想逃避现实,我当时坚信现实不如心里想得那么完美,于是自己想去创造一种完美,也可以说因为网络比较虚幻,可以在网络里体验一种主观的阳光灿烂。
       记者:你当时想逃避什么?
       曲倩:成绩!因为家里对我要求很严格。我姐姐总跟我说,我就是我们家的希望,就是我们家的未来,好像我们家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我一个人身上。说实话,姐姐的期望,妈妈的期望并没有让我觉得天将降大任,我很累,也很怕。
       记者:曲倩小时候很乖吧?
       曲倩的妈妈:女儿的性格天生开朗,我们都特别喜欢她。记得她上小学时有一次上课说话被老师留下了,我去学校找她,她看到我走到跟前了,就往我身上一歪,好像在我面前撒娇似的,那种怯生生的神情特别滑稽,我和老师看着她笑了。
       记者:曲倩的学习成绩一直很好吗?
       曲倩的妈妈:那当然,小学时有一次她在武汉市的竞赛中拿了二等奖,后来电视台找她发言、讲话,我们都很风光。到初中她更显出自己的优势,每次考试都是全年级的前几名,有时候考到全年级第一,她一直是我们那一块儿孩子学习的榜样。
       记者:曲倩成绩好,您自豪吗?
       曲倩的妈妈:做妈妈的,有这么好的女儿谁不自豪呢?邻居啊,亲戚啊!当着我们、背着我们都夸她,他们觉得曲倩这个孩子将来不是干一点点事,读个大学就完事的那种,将来起码应该在国务院工作的。那时我家住得离学校很远,但我每天中午都坚持跟她送饭。我记得一个三伏天,我做了她最喜欢吃的菜,装进饭盒给她送去,邻居们看到我给女儿送饭,就说多羡慕我啊,养了这么好一个孩子,你怎么教育的?一路的夸奖和称赞让我觉得心里边是那么甜,那种感觉好像有凉风在三伏天吹着我一样。
       曲倩:我觉得自己最辉煌的时候是初二,那一年在学校里办的一些竞赛我全部都一等奖。那时候感觉真好,飘飘然的,好像自己可以飞起来。走在校园里,就算不认识我的家长都会主动跟我打招呼,我可以说是学校里的明星。做明星的感觉那肯定是不一样嘛,大家都围着你转,而且在家里,妈妈、爸爸也很迁就我,我想要什么就可以给我什么。初中毕业时我以年级前五六名的成绩考进了武汉市最有名的一所重点高中。
       记者:进入高中后,辉煌的感觉持续了多久?
       曲倩:好像很短暂,考上了我理想中的高中,我竟突然感到没有目标了,觉得很空虚,因为所有人给我定的目标就是考上好高中,考上好大学,而完全忽略了高中三年的生活,三年的生活该怎么办,上了大学以后又要怎么办。这种思索搞得自己很彷徨,所以对学习的要求也松懈了。
       曲倩的妈妈:上了高中后,曲倩就住校了,我几乎每天都给她打电话,问她现在学习怎么样。哪一科学得好一些,哪一科有什么问题,因为学习在我们心目当中是最重要的。她高一的时候是全班第七名,从初中第一名现在的第七名,我们怕她心里受不了,就告诉她一定要有信心,什么事情都是由自己来掌握和决定的,你现在可能是第七名,别灰心!你那么聪明,只要一加劲马上就到前面去了。
       记者:你们给过她压力吗?
       曲倩的妈妈:没有,即使心理压力很大,我也不会在她面前表现出来,只是鼓励她。
       曲倩:其实开学后不久,我就觉得我的优势已经垮了,我不再是领跑的那一个了,我第一次感到周围的同学比我厉害得多,他们个个都是各市各区选来的尖子,这让我很沮丧。更让我不能接受的是,还有一些同学入学成绩不高也能花钱进来,这一点我很不平衡,别人家里有钱,成绩不好,花钱也能买来,但出生在我们家我就一定要靠努力学习,这不意味着钱可以和努力画等号吗?!我第一次觉得这个社会真是黑暗。
       记者:你的这些情绪跟妈妈说过吗?
       曲倩:开始每天都很想他们,每天都惦记着他们的电话,一下晚自习赶快往寝室里面冲。但慢慢地就有点烦了,电话里他们就只知道没完没了地说学习!最近怎么样啦,有没有考试,有没有找老师问问不懂的题,这些话我都听烦了,他们也不知道变花样!
       记者:那你想听到他们跟你说什么呢?
       曲倩:我觉得他们应该安慰一下我,比方说我们学校好孩子这么多,我不可能一直出类拔萃,只要我尽力了,尽自己的努力就行了,甚至就和我天南海北地聊聊天让我放松放松也很好啊,但他们没有!
      
       总觉得孩子不好沟通,总觉得孩子让自己使尽浑身解数也无能为力的家长看后何感?居然这么简单,居然这么轻而易举!不可思议吧!当然是这样!大多数孩子对家长的要求并不像家长要求孩子那样高不可攀,但又有多少爸爸妈妈能在孩子真正需要时满足这些小小的愿望呢?
      
       记者:你很失望吗?
       曲倩:说个题外话吧!我的业余爱好蛮多的,我喜欢跟同学去打篮球,喜欢听音乐。我记得上高一时,我们学校办了课外小组的弦乐班,我报名参加了,我想去学弹吉他。我很兴奋地把这件事连夜告诉了妈妈,但我感觉得到她很不开心,因为课外小组里也有数学、语文的培训班,我没有参加。她就问我为什么不去报那些班,而花精力学这种没有用的东西。听了这话我就觉得我妈希望我一天到晚坐在那儿不停地学,我眼睛一刻都不该离开课本,越不离开桌子越好。那一天,我第一次觉得电话里妈妈的声音离我很遥远。
       曲倩的妈妈:女儿的爱好特别广,但具体说,没有一项是特长,电话里说报了弦乐班,我是有点不高兴,因为我觉得只有学习对她而言才是最重要的,而且我觉得她在弹吉他方面也不可能搞出些什么名堂。
       孩子需要有多种爱好,全面发展,家长认准了“天子重英豪,文章教尔曹,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教条,把孩子限制在单一的课堂内容的学习上,目的过于功利,这种短视会不会影响孩子的人格品质塑造是不言而喻的吧? 
       记者:您觉得那次事件后女儿和你的关系有变化吗?
       曲倩的妈妈:好像是有些变化,以前总是很温顺、听话的女儿动不动就和我吵架,
       记者:和妈妈吵架都是什么原因呢?
       曲倩:我妈说话总不算数,说不过我还总爱拿她是妈妈来压我。
       曲倩的妈妈:其实我一直希望以一种朋友的身份和她交流,希望能走进她。
       曲倩:她说的做朋友其实只停留在口头上,到了具体问题根本不像朋友,比如说我说妈妈你说话不算数,我妈妈就马上丢一句说你怎么能这样跟大人说话呢,她就觉得我跟她说话应该很恭敬,她完全还是站在家长的角度,而不是朋友。
        什么是朋友,怎样做朋友,家长应该比孩子懂得更多,但又有几个家长愿意把自己历练了几十年的交友之道在孩子身上施展施展呢?端着家长架子,操着命令口吻,板着权威脸孔,想和孩子做朋友无异于痴人说梦!
 
        记者:你记得最开始玩游戏是什么印象吗?
        曲倩:我最开始是玩一个叫“精灵”的游戏,游戏的画面立体感很强,情节也完全是一种诗意的表达,沉浸在里面自己好像是在另外一个国度里面,创造一个另外的自己,而且那个国度就相当于别人所说的天堂,让我觉得很美好。
        记者:游戏和现实相比呢?
        曲倩:游戏可以给我一种巨大的成就感,上网玩游戏我可以获得很多人的认可,由于在游戏里我很厉害,上网逛一圈就能遇到很多主动跟我打招呼的网友。这种感觉跟现实差别很大。因为那个时候我在学校很受冷落,给人的感觉就是凉了的黄花菜没人理。但是在网络里头,我好像又找到了以前那种能飞起来的感觉。
        曲倩的妈妈:曲倩在网上很受大家追捧,有一次我见到她一边玩,一边跟同伴聊天,网友喊她姐姐,说姐快救我,我快被打死了,她就给别人支招,整个就是一个救星。网友还给她写信来,说真后悔以前怎么没认识你,都觉得跟她在一起玩游戏特别开心,对她特别崇拜,特别钦佩。
        记者:上网的时候脑子里还想着学习吗?
        曲倩:我玩电脑的时候一直都想着学习,心里惦记着,害怕,我很清楚地知道这些会意味着什么,但我改不过来,后来干脆就不想改了。
        记者:您第一次知道曲倩迷上了网络游戏什么反应?
        曲倩的妈妈:我很生气,很严厉地批评她,希望她能悔改,我说你曾经是那么优秀的一个孩子,怎么现在这么让人失望!成绩掉成什么样了!那些上网的孩子是一个好学生、好孩子吗?你的网友都是一些什么人你了解吗?我相信绝对不是一些好东西,都是渣滓!
        记者:妈妈这么严厉地批评你,你服气吗?
        曲倩:我很反感!我觉得他们老是把网络说成洪水猛兽一样的东西,千万不能碰,我就认为他们这样说不对,他们根本就不了解就随便评论。更可气的是她还骂我的网友,我和她顶嘴,说你可以骂我,但不许骂我的网友!
        曲倩的妈妈:看她生气了,我想干脆缓和缓和气氛吧,就平心静气地跟她讲道理。我就告诉她说妈妈是怕你以后没有前途,不好好学习只能去扫大街,去捡垃圾,睡桥洞底下,连住的地方都没有,我以后就不管你了。

       恫吓!不是吗?孩子正渐行渐远,妈妈没拉一把,反而把她推向更远,妈妈还以为自己平心静气讲道理呢!自以为大人说得永远对的心理,诸多家长都有,该想一想了。

       曲倩:她说的这些道理,我压根没听进去,还是接着上网,和妈妈的冲突也越来越多。老实说,有时候我上网玩游戏完全是一种和妈妈对着干的心态,因为我觉得为什么我想做的事情永远都做不了,我只能按着别人给我安排好的路走
       记者:他们给你安排好的路是什么?
       曲倩:他们给我灌输的思想只是学习,甚至学习以后怎么办他们并没有说过。那个时候我的理解就是首先考上好小学,然后考好初中考高中考大学,考完了大学以后一个女孩怎么办,当然是找一个人嫁了变成家庭主妇。既然最后都要变成家庭妇女为什么还要那么努力呢?反正我总会找到爱我的人嫁掉的。这些理论让我觉得很可笑,我就想违背一下他们给我既定的轨道试一试看。
       记者:你上网用什么名字?
       曲倩:舞风,跳舞的舞,清风的风,我觉得很美;还有墨瞳,水墨的墨,瞳仁的瞳。我觉得风是很自由的,而我能够舞动自由的风,这让我觉得我更加自由。但是事实上我并没有如此自由,舞风好像是我的憧憬。叫墨瞳是因为眼睛是黑色的,是心灵的窗户,墨瞳的感觉有一点悲伤,同时又充满希望。
       记者:上网最痴迷的时候你是什么状态?
       曲倩:就好像做梦一样,身体完全不是自己的,大脑里什么东西都没有,只想着要玩要玩,最多的时候一天十个小时,从早上到那儿就坐在电脑前,一直到晚上寝室要熄灯了我才回去。
       曲倩的妈妈:女儿发展到这种状态,我已经快发疯了,她的成绩已经掉到全年级的倒数第几名了,没有办法的办法,我选择了在她学校附近租了一间房,陪读! 
       曲倩:我妈来了之后,我心里感觉好了一些,有一阵我很想恢复以前的生活,我也跟妈妈说我要改正,但她嘴上说高兴,实际好像不信任我,担心我放学路上跑掉了,就盯我的梢,老问我早饭吃的什么,怕我省下饭钱上网。我悲哀地发现自己身边充满埋伏,随时都有人跟踪我,随时都有眼睛盯着我,妈妈的举动让我很愤怒,为了报复,我又回到了网络。
       陪读,家长作了多大牺牲!但沟通没有完成,你就是离她的人再近,心依然隔得很远嘛!
       曲倩的妈妈:陪读时我发现女儿对网络游戏已经无法自拔了。那个时候她很瘦,脸上都是灰的,两眼无光,但一上网她就特别来精神,就像吸毒一样,一走出网吧她就处在一种烦躁的状态,你跟她怎么说她都不理你,说好的说赖的她一概不听。她想去网吧,你拦都拦不住。我也没有办法,只能挨个网吧去找她。我记得大冬天有一次,我穿着羽绒服找了三十几个网吧,衣服都湿透了,回来换一件再出去找,后来我实在找不到她,只有打110报警,是警察把她带回来的。
       记者:因为上网和妈妈冲突多吗?
       曲倩:开始并没有很激烈的冲突,直到她撕我日记那一次。
       曲倩的妈妈:那时她每天都带一个本,每天写,但从来不让我看。那天她又在网吧里很久不回家,我找到她,看见她那笑眯眯地盯着电脑的样子,火腾地一下就上来了,我一把抢过她的书包,拿出这个本,骂她说,我让你上网,让你写!一边骂,一边使劲撕,她当时就毛了,脸上毫无血色,牙齿咬得格格作响,把我的手都抓破了。我们俩就在网吧里就那么扯,就那么拉。
       曲倩:那个本子里面是我写的一篇小说,我 不想让她看。妈妈经常偷看我的东西,我发现了之后就说她,你怎么偷看我的东西,她说连你的人都是我生的,我看一下你的东西又怎么样。看着她把我的小说撕得粉碎,母爱这个词在我的字典里瞬间彻底崩溃。
 
       忍无可忍是吧?孩子的生命是你给的,但他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不是你的私有财产,不是你养的阿猫阿狗,这些封建意识今天还不抛弃吗?
       曲倩的妈妈:我开始一天天压不住自己的怒火,有一次我又找到了三十多家网吧才找到她,筋疲力尽。看见她聚精会神地玩仙境传说,我无法克制自己,一把抓住她的头发,把她拖回家,摁在床上使劲地打。
       曲倩:她把我按到床上打,我用手反抗着,那个时候她租的房子在五楼,我恨不得从五楼窗户跳下去算了,这样的生活你让我太屈辱了。
       曲倩的妈妈:发展到最后她根本理都不理我,不喊妈妈。妈妈和女儿的关系成了这样,我痛苦万状。有一次我拉着她站在长江大桥上,我要她跟我一起去跳长江,不要活着了。
       曲倩:我妈找过我的老师、同学,让他们来劝我,她的这些举动让我越来越反感,说实话那个时候我心里挺绝望的,我就是想让我妈不管我了,你干脆随便我怎么样吧。反正我死了也不碍着你,我死了你反而更轻松一些吧。走在马路上,我经常希望有一辆车来撞死我,我活在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是多余的,更何况大家全部都在反对我,鄙视我。
       曲倩的妈妈:我当时真的快要绝望了,我想找别人帮我出主意,我是不是要把曲倩弄到工读学校里面去,让她受受教育,吃吃亏。
 
       下面是曲倩母女用文字记录下的当时的状态,这一幕不知有多少上网成瘾孩子的家庭还在重演。
       曲倩:无奈的沧桑,身不由己的冷漠,面对无涯的学海,只剩下深深的无助,只剩下善良的本性在深深的无助和绝望中苦苦挣扎。
       曲倩的妈妈:你坚持往网吧的方向去,我被拉住,我们双方都互相扭扯着、僵持着,我生你的气,我生你养你,你为什么要这样整我。你的眼睛像在喷火,大声向我叫,我没求你生我。
       2004年4——5月,曲倩妈妈多次打电话去《武汉晚报》寻求解决女儿问题的办法。
       2004年5月5号,经过曲倩妈妈同意,《武汉晚报》以头版头条的位置发表文章:《母亲哭诉:谁来救救我的女儿》,描述曲倩沉迷网络游戏的状况,向整个社会求援。
       2004年5月8号,美籍华人、华中师范大学客座教授陶宏开教授无意中看到报道。
       记者:看到《武汉晚报》的报道你很自信能帮助这位母亲救她的女儿吗?
       陶宏开:我感觉不会有那么严重吧,我做了很多年教育工作,从我二十多岁开始,我见过比这个孩子情况更严重的情况。很平静,我就打电话去了报社,
       记者:您当时对这个孩子的状况有没有一种主观判断,她沉迷网络可能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陶宏开:我从来不主观判断,只能根据我亲眼所见,但是我相信孩子是可以转化的,我很相信这一点,因为我教过的学生还没有不可挽救的。当然了,我也不可能是万能的。
       记者:您给晚报打电话说能挽救这个孩子,这是有一定风险的,你想过这个问题吗?
       陶宏开:我觉得没有什么风险,我也不赚钱,也没有什么个人诉求在里面。何况我一直相信,所有的孩子都是可以教育的。
       记者:你想过失败吗? 
       陶宏开:没有,怕失败就不会失败吗?所以我很少去想失败。另外作为教育者,你一定要有自信心,这种自信心要建立在一定基础上,不是盲目自信,我有从美国到中国几十年的教育经验,有比较多的个案积累,和中国孩子相比,美国孩子是不好调教的,你重话都不能说,这种情况下我的教育也都很顺利。
       咋一听,陶教授有点老江湖的味道,其实,有中西方文化对比的学术背景,有中外教育的长期实践经验,陶教授正是有备而来。用一句俗话说:没有金刚钻,敢揽瓷器活吗?陶教授只是应运而“生”。他一句话——“我一直自信,所有孩子都是可以教育的”,便叫人把心放下来了。没有经验积累,面对曲倩这样的孩子,谁敢这么轻松主动请缨?
       陶教授和曲倩谈话长达十小时,真算得上斗智斗勇,一波三折。
       记者:接到《武汉晚报》的电话,说有个教授愿意给你们帮助吗,您觉得胜算大吗?
       曲倩的妈妈:说实话,我当时半信半疑,不知道奏不奏效,反正人家是好心,跟我们无亲无故的,人家站出来帮忙我们,我特别感激,不管有没有效,我想试一试。
       记者:你当时怎么会愿意和妈妈去见一个教授呢?
       曲倩:当时和妈妈的冲突太多了,这种局面我已经很厌倦了,懒得理她,索性就顺着她呗!她说要我陪她去见个教授,我没多想,去就去吧,但进了教授家以后,我才发现自己上当了,一切好像是针对我来的,我觉得自己好像精神病人去见医师一样,心里对这个教授很反感。但实话实说,他的家还是不错的,给人的感觉很宁静,就像我想象中的家一样。
       记者:你想象的家是什么样子?
       曲倩:很温馨,连空气都是温暖的,那是一个能让我在不高兴的时候心情会舒畅一点,开心的时候可以跟我一起分享快乐的地方。
       家庭的布置居然也与谈话相关,这不是一种“气场”吗?
       记者:曲倩走进您家的一刻,她的状态出乎您意料吗?
       陶宏开:没有,既然她妈妈向全社会呼吁,肯定问题很严重。我用过指数,从1到10来表面问题的严重性,我作的最坏的打算是9.9,她的状态还没有我预料的可怕。但她还是比较病态的,很消瘦,脸色苍白,两眼无神,而且把不耐烦不情愿明确地写在脸上,眼睛根本不看你,非常漠然。我问她,要不要洗一下,她说:不用!问她学习怎么样,她回答:不好!跟妈妈关系怎么样?她声音很高:我恨他们!几个字给你崩回去,就把你最不爱听的话说给你听。
       记者:你介意她的反应吗?
       陶宏开:我当然不会介意,她就像病人来治病,我跟她介意干什么,我还是保持一种很平常的心态,很平和地问她学习状态、年龄、班级,让她慢慢没有戒备心,让她明白我不是来教训她的,不是来指责她的。
       记者:您记得曲倩刚进教授家的情况吗?
       曲倩的妈妈:脸上毫无血色,精神状态十分不好,特别蔫!根本不理陶老师,看他的眼神也不对,四处乱瞟!
       记者:你怎么去对付这个你很反感的老头?
       曲倩:拉着脸,不正眼看他,嫌他多管闲事,我自己的事情,你插什么手。我坐在沙发上不停地动,恨不得捂住耳朵,但这个老头很烦,不停地在我耳朵旁边唠叨。我开始根本不理他,过了一会儿他问我说,你看得出来我今年多少岁了吗,我说四五十岁吧。他大笑,接着说谢谢我的夸奖,他今年已经有六十多岁了,到这时我才开始跟他简单地对话。
        陶教授的年龄对曲倩可能有点压力,这正是陶教授的谈话之技巧,他会信手拈来一些与当时环境、气氛相吻合的调侃当作加速沟通的利器,打破沉默。         
       陶宏开:开始她对我的回应不太积极,低着头,眼睛两面斜视,就不看我。我说,你好像不敢看我。她说,怎么不敢看你,就用一种挑战的目光盯着你,好像在说,我不怕你。而我,就是要激起她这种对我的关注。
       记者:为什么?
       陶宏开:她如果不关注你,把你的话当耳旁风怎么办?我首先要调整她对我的态度,第一个不憎恶我,不抗拒我,愿意听我,就好开始了。我接着说,你妈妈让你到我这儿来,你肯定不情愿吧。她说,当然不愿意。我说那你妈妈是不是有问题,她回答:可能吧!还斜了她妈妈一眼,她妈妈也不敢有什么反应。我看到她对妈妈的态度就接着说,这么热的天你妈妈没事把你带过来是不是很无聊?我就故意刺激她,看见外人批评自己的母亲,她很自然地说:谁说我妈妈无聊了?我很高兴她的回答,继续问她:那你妈妈带你来是为你好还是为你坏。她说:当然是为我好。我笑笑:既然为你好,你为什么对我这这么抗拒。她看着我说谁说我抗拒你了。我发现这个孩子智商很高,反应非常快,于是不停地问她各种各样的问题,目的就是让她没有戒备,以便能开始正常的沟通,慢慢切人正题。
       记者:做了很多的铺垫后,你接着谈到网络成瘾的问题了吗?
       陶宏开:没有!我一直不谈这个问题,因为我知道她忌讳这个问题,我就偏不谈这个问题。
       记者:为什么?
       陶宏开:因为她其他的问题没有解决,网络问题根本解决不了,这个只能像剥笋,一层一层,剥到那个时候再说,我做了持久战的准备。
       曲倩:开始几个钟头确实过得很慢,我坐在那儿快烦死了,一心就想三点钟就可以走了吧,结果到了三点陶教授还在不停地讲,我被我妈说惯了,我就让你说吧,大不了我不听不就完了。我心想,你说累了我就走,我就不信你还能说服我怎么着,你这老头真是吃饱了撑的,想得倒美得很!
       记者:您说了几个小时,曲倩并没有很积极的反应,您没有灰心吗?
       陶宏开:怎么会灰心,因为我自己总强调“三心”:社会责任心、爱心、耐心,耐心是解决问题的基础。
       曲倩的妈妈:陶教授一直没烦,一直心平气和,一直好像特别有信心,他不介意曲倩理不理他,什么态度对他,什么眼神看他,他一直还是跟她说,按自己的思路来慢慢进行。
       陶宏开:曲倩的爸爸比较粗暴,打她比较厉害,这个对她心理伤害比较重,当谈到她爸爸时,她咬牙切齿地说我恨父亲,恨他!恨他!我告诉她怨恨是不健康的,对你也没有好处,我说怨恨会使你不快乐,难道你想永远不快乐吗?她开始有点感触。我接着说难道你就永远这么不快乐下去,她很自然地说:我当然要幸福。眼神开始比较缓和了。
       曲倩:其实在当时我心理很阴暗,我感觉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爱,虽然妈妈总说爱我,世界上是充满爱的,如果不爱我,怎么会把我生下来,养这么大,妈妈根本是一种说教的方式,但是我没有想到陶老师讲到那么深的层次上去,另外他的说法是从我内心里挖掘出我本质上没有变的东西,然后加以扩大。
       记者:你本质上没有变的东西是什么呢?
       曲倩:我本质上没有变的就是我事实上还是很善良的,我心里还有一些爱!再加之当时陶老师已经和我谈了几个小时,他跟我非亲非故,为什么要来帮我,浪费那么多时间和精力,这挺让我感动的,我心里很感激他。
      陶宏开:谈话已经进行了三个多小时,她对我也不像刚来时那么反感和抵触了。根据多年的经验我知道,长期上网,缺乏运动很容易造成中枢神经失调、失控,基于这种考虑我决定和她做一个游戏。我说你把手举起来,她很惊讶地问我:干什么!我说你能够跟我这样去做吗,先并拢五指,然后让你的中枢神经下指令,想动哪个指头就动哪个指头,想什么速度就什么速度!
      记者:她配合您吗?
      陶宏开:她配合啦!因为她觉得很好玩,她又很自信,相信自己可以做得很好,可实际一 操作,并不那么简单,手明显发抖,根本不可能像我这样很自然很流畅。但我没有批评她,和她做游戏的目的并不是打击她的自信心,而是要让她放大自信心!于是我让她再做几遍,她很聪明,不一会儿就进步很快!
      记者:你为什么愿意跟陶教授做游戏呢?
      曲倩:如果一个人老跟我说理论,我是不会听的,理论太空洞了;以我喜欢的方式跟我交流,我当然愿意接受。从开始谈话到这儿陶老师说了最让我开心的一句话,你反应很灵敏!因为我刚开始做得并不好,但不一会儿就很流畅,他说我反应很灵敏,就因为这一句话,我开始真正喜欢他    
      有多少家长真正想过以孩子喜欢的方式和他沟通呢!这就是陶教授和你们的不同,当然这种不同也导致了沟通结果的大相径庭。
       陶宏开:很明显,她喜欢这个游戏,还让她妈妈也跟着做,由于年龄的关系,她妈就做不好,她就笑,说你还不如我!母女两个相视一笑,就好像相逢一笑泯恩仇!就没有敌视的态度了,这时候她的戒备心基本上就没有了。这个很重要,就是要让孩子发出源自内心的微笑,到那个时候,她跟你的关系就比较融洽了,就带点朋友的关系了。
       曲倩的妈妈:她笑了,我心里太高兴了,只有我知道多长时间她没有真正的笑容了,可以看得出来她高兴了,她想说话了。
       记者:为什么一句简单的夸奖,就让你很高兴,并且愿意和他交流呢?
       曲倩:因为他迎合了我的心理,当时的我觉得自己一无是处,他夸奖我让我觉得自己总算还有优点。接着他跟我讲我很聪明,如果想要做什么事情,肯定会很成功。
       记者:你以前其实并不缺少别人的赞扬啊?为什么陶教授的赞扬让你如此高兴呢?
       曲倩:感觉不一样,比如说我妈是怎么夸奖我的呢,脑子又聪明,基础又好,长得又不丑,就是不好好学,不用功!这与其说是夸奖,不如说是贬损,让我更反感。而陶教授的夸奖不造作,也不功利,我当然很高兴!
       表扬孩子都不会吗?家长的急功近利使他们在和孩子交流时往往丧失了最基本的沟通能力。
       记者:看见曲倩有了积极的回应,接下来的谈话如何进行?
       陶宏开:和孩子谈话就要找准一个点,这个点找准了以后,突破口就打开了,接下来的问题就容易化解了。我看她比较关注我,我接着说如果你不是长期坐在电脑前,不运动,你可以做得更好。她一脸疑问,好像在问真的是这么回事吗?这时的她已经开始怀疑自己的一些东西了,在这个时候一定要注意分寸,不要说那么重的话,比如:你看你的状态,都是迷恋网络游戏形成的云云。
       曲倩:陶教授从头到尾只是简单提了一下网络,不像妈妈、老师他们从头到尾全是说你不应该上网,上网很危害学习。和陶教授谈话有一个很鲜明的感觉:他并没有站在一个很高的角度,不像站在珠穆朗玛峰一般俯瞰我,我们两个是一种互动交流,所以后来时间就过得很快。不像妈妈只想批评我,只让我回答是或否!陶教授可以让我有不同的意见,他可以让我反驳他,然后他再用他的理论来说服我,让我心悦诚服。
       陶宏开:这个时候我才接着刚才的话题跟她提出上网的问题来,但我不是把上网本身说成是坏事,我规劝她,如果长期上网的话,会导致协调能力比较差,这种柔和的批评不会那么强烈刺激她,但又让她感觉到存在问题。批评曲倩我点到即止,接着我批评了她的妈妈。我说她原来在初中是尖子生,现在进了最好的高中,当然有很多佼佼者在一起了,这个时候对她而言就不是众星捧月了,缺少了同学的赞赏,父母的自豪,她本来就很难受,偶尔考试考得不太好,你还批评她,指责她,她当然不高兴。她还曾尝试过努力追,但这是一日之功吗,她在努力,别人也在努力啊。
       曲倩:这时我发觉陶教授越来越可爱,我真的把他当成我的知心朋友了。后来陶教授跟我谈到自己的爱好,谈到要给自己自信,这种朋友让我好像又看到自己曾经的梦想。
       记者:怎么讲?
       曲倩:他问我长大以后想干什么,我回答当个白领就行了,他马上表现出非常惊讶,怎么能当个白领就行了呢,如果只当个白领就太浪费了,太屈才了!我觉得又被人夸了,很飘飘然,与此同时又感觉到挑战。
       记者:您觉得孩子是不是缺少夸奖?
       陶宏开:不是,有的家长说,有的书上也讲孩子需要鼓励,没错,但鼓励、表扬一定要恰当。任何事情都是一个道理,首先把道理搞通。第二是度,要把握好度,需要夸奖就夸奖,不需要不能乱夸奖,否则孩子会很反感。  
       这时陶教授又讲到另一个母亲幼稚得近似可爱的故事:一个和陶老师谈话后已走出网络阴影的孩子一天气愤地给陶老师打去电话:陶教授!我讨厌我母亲,她净说假话,她每天要接我妹妹放学,那一会儿我一个人单独在家,临走时她总会貌似友善地说:孩子!妈妈相信你,你现在变好了,你不会去网吧的!我不会锁门的,你最乖了!其实我知道她根本不相信我,我气死了。
       爸爸妈妈请铭记:不要自作聪明,孩子不是傻瓜,表扬一定要恰当,否则弄巧成拙。
       陶宏开:教育孩子督和导要结合起来,每个孩子的情况不一样,要因人而异,像有的孩子喜欢音乐,我就让他弹一首钢琴曲给我听。曲倩爱写东西我就打算让她写,于是我说,你来之前是那么反感那么抗拒,甚至是被骗来的,现在和我谈了以后好像没有敌意了,我很感谢你。说完了之后她很感动。我接着说,你能答应陶教授的请求吗?第一,离开网络游戏,我给你一个月时间,如果你一定要上,我也没办法;第二,把你这几年的经历写下来。你写得好,可以给其他学生教训;写得不好,起码可以记录你的一段人身轨迹。
       曲倩:我接受了陶教授给我的任务,因为这些任务让我觉得我还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给我爱的人创造幸福,让我觉得我对别人不是灾难,我曾经认为我已经变成一个十足的坏小孩,我感觉自己已经坠落了,已经无可救药了。我很想逃避这种变化,对自己来说这种变化很痛苦,我每天都在恨自己,也在不停地说服自己,你既然已经这样了,就这样过下去吧,于是我再次沉沦。
      那次谈话后,曲倩完全采纳了陶教授的建议,很快戒掉网瘾,重回校园。回访的时候,她的小说已有四五万字。曲倩顽皮地告诉我:开头好写,中间部分有些棘手,结尾更好写,因为这就是现在的她:
 
      我坐在崭新的教室里,朱红色的桌椅上映出新同学陌生的面孔,发白的黑板前,老师的位子空空如也。那一刻,窗外阿波罗的黄金马车从东边露出不可直视的光辉,照在浅蓝色的窗玻璃上,我正在和新的同桌说笑。正在笑的时候,我忽然想到了百里之外现实中的同学们和千里之外虚幻中的朋友们,他们看不到我这正如窗外金色阳光般的笑容,永远也看不到。
                       
    陶教授与曲倩谈话要点提示:
       1.对孩子一定要有社会责任心、爱心、耐心,始终坚信:所有的孩子都是可以教育的。如果出了问题,首先检查自己的教育方法。
       2.任何孩子都要以表扬鼓励为主,但表扬鼓励要恰当。首先要把道理弄清,第二要把握好度,需要夸奖的就夸奖,不需要夸奖不能乱夸奖。家长作业:

   请你简述陶教授怎么叫连正眼看他一眼都不愿意的曲倩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愿意向他敞开心扉呢?第一步、第二步、第三步的关键词是什么?
 
四个月后对曲倩的回访:

       正如曲倩在她尚未问世的小说中写的一样,我联系上这个漂亮的小姑娘时,她已经在明亮的教室里和新同学度过了将近半年时间,高一的学习本来就紧张,而她比别人更感到压力,毕竟缀学半年,需要弥补的东西太多了。
     “学习固然重要,但它不是我的全部,我最开心的是我找回了真正的快乐和成就感,当然这不再源于网络游戏。”曲倩的语调中显然多了一份坚定和充实。这种快乐究竟源自哪里?我没有多问,因为我确定它的色彩健康而阳光。
      对女儿的状态,曲倩妈妈当然比任何人都欣喜甚至激动。“和女儿在一起时,我尽量避免谈起那段心痛往事,毕竟她还是个孩子,反复触摸伤口,我害怕弊多利少。我自己会时常反思,我怕我再犯同样的错误。有一回我批评她,不留神话就说重了,意识到之后我马上道歉,她倒很不好意思:妈,没事的,你多心了。看来我们两人都向前迈进了一步,事情挺好解决的。”曲倩妈妈的语气中还有点自责。
      
       对了,曲倩妈妈还告诉我一件事:“上星期五中午,放学时间过了很久曲倩还没有回家,我正担心呢,她满头大汗地拿着一把康乃馨跑上楼:妈,生日快乐!说实话,我都忘了是自己的生日了!那不,还在花瓶里插着呢,一见阳光开得可好看呢!”她给我指指窗口。
       其实这束鲜花每个人一进屋都看得见。
      人过一百,形形色色,孩子的个性千差万别。奇怪的是家长们的教子之道却惊人雷同,一把钥匙想开万把锁,简直不可思议。本篇的问题孩子,单纯得像一杯纤尘毕现的清水,妈妈却没留意到孩子的思想变化,有意无意间把自己的不幸转嫁到孩子身上,结果当然是南辕北辙,把孩子推出了这个家。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多少家长们的写照啊!


上一篇:一个故事

下一篇:学霸儿子有望上北大却厌学 妈妈下跪苦求

在线咨询
 推荐视频 查看更多>> 

鲁豫有约:陶宏开与吴穹母...

公民行动:考霸张非1

陶宏开素质教育讲座

山东行大型报告会1

新闻调查:少年1

湖北电视台:焦点透视

湖北卫视:有话好说

河南电视台:沟通无限

经济半小时:陶宏开

陶宏开与您面对面1
 常见问题 查看更多>> 
 推荐内容  
·昔日逃课少年,如今华中师范团委副书...
·华中师范大学特聘陶宏开教授证书
·CCTV:问题少女曲倩
·鲁豫有约:陶宏开与吴穹母子
·蓝天更蓝学员们的例行升旗仪式
·陶教授在家中与家长沟通交流
·猴年新春,各地家长齐聚陶宏开教授“...
·瑞士电视台专程采访蓝天更蓝长期班
 联系我们 查看更多>> 
联系电话:18971451549
免费热线:400-027-4889
公司地址: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祁家湾四海农庄)
 关注我们  
陶宏开新浪微博
陶宏开腾讯微博

友情链接:

中央电视台

中央电视台

鲁豫有约

鲁豫有约

北京电视台

北京电视台

湖北电视台

湖北电视台

山东电视台

山东电视台

河南电视台

河南电视台

广东电视台

广东电视台

浙江电视台

浙江电视台

版权所有:武汉蓝天更蓝教育咨询有限公司 鄂ICP备11007742号-1
电话:18971451549 邮箱:wwwltgledu@163.com 网址:www.thk80.com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祁家湾四海农庄